留米鱼夕

椿泉老师脑残粉/材速数色爱好者/混乱中立 不是好人。

16.06.21-距实变考试两天

最近越来越孤单了。好在loft是一个完全没人关注我的平台,所以暂时可以愉快的玩耍。期末考试周确实是压死人,我可能要挂实变了。上次考完概率论,胸口就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现在就是一样的感觉,即便不是因为马上到来的实变考试。
好困,但是没法入睡。在宿舍同学都在下面学习的时候因为困而早早上来睡的我反而是最晚才能合眼。炎热也好,心情低沉也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一天天在干嘛。
觉得越来越孤单了。在高中的时候每天都和五十多个同学共处,最起码还有座位旁边的几个人可以聊天,讨论问题。再不济每天的考试,每周的周测,每月的月考,话题日日翻新。体育课又可以一起散步打排球的伙伴,偶尔也可以在中午晚上一起吃饭。再后来脱了团之后虽然缩小了交际圈,但是姑且也算是有人挂念着,每天能道上一句早安晚安。
现在的我大概是一条咸鱼吧,不愿意把自己的心交付给别人,也没办法接受别人的好意。一味的在人与人之间攀比,不过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已,而大学为了微薄的存在感而变的浮夸(?)了很多的我,也在最近开始考虑了未来的事情。
我就是太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了。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我只想有一个心灵上的伙伴。倾诉者也好,倾听者也好,我需要一点生机。但是亲手把曾经的友谊的红线一条条斩断的我,可能是没资格说出这种话的。
如果人生还能有后悔药的话,我可能要用第一颗在高考之后了。然后从六楼跳下,感受风的爱抚,和大地的亲吻。最后开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有的时候分数反而是一种限制。我有的时候会想,如果分数够不上数学系就好了。宿舍的同学们都是大学霸我却只是愤愤然的嫉妒着。真令人担心。
曾经我也以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得上抑郁症,上周之后我改变了想法。难受的喘不过气来,要是是抑郁的表现,那很痛苦,若是成真的话,会痛苦百倍,可是我也没法避免啊。而为了接下来的考试,我尝试了抚摸和拥抱自己,环绕在胸前的双臂明明只不过属于自己,但却意外的给予了我力量,难受得发麻和颤抖的双手和小臂也慢慢的恢复了血液的流动,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可是现在又觉得要死了。可能是心中原罪作祟吧。
但是我不想学数学了啊。

评论(11)